成人用品:www.2s.tv
bangb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一十章 逃亡野鸳鸯
    对于虞白芍要嫁给裴朝风做小这件事情,苏牧虽然沒有反对的资格,但他见证了赵鸾儿和李曼妙的经历,但凡跟他站在对立面的女人,下场都不会太好,这让他心里很难过。

    他跟赵鸾儿之间的婚约,跟李曼妙之间的恩怨,都是身体主人,前任苏牧种下的因,到了他手里才结了果,但他仍旧还是感到很无奈很郁卒。

    而虞白芍却是他自己结识的,是他自己种下的因,虞白芍也因为他的一首鹊桥仙,成为了杭州当之无愧的花魁。

    直到现在,他仍旧能够清晰的回想,虞白芍为他绣纹背后刺青之时的风情。

    所以他无法袖手旁观,无法看着虞白芍嫁给裴朝风做妾,无法看着虞白芍站到自己的对立面去。

    这其中的曲曲折折,巧兮并不太能理解,苏牧也不指望她能理解,只希望她能够将自己的意思准确地转达给虞白芍。

    女人心海底针,巧兮之所以愤怒,是因为苏牧对虞白芍的不屑一顾,是因为虞白芍对苏牧的痴心不改,对于虞白芍,她心里有着敬重,但同样有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当她听到苏牧这等霸道的话语,她确实该愤怒,凭什么你自己不要人家,还不准人家嫁给别的男人。就凭白芍姐姐对你痴心不渝。

    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这样的男人确实让人讨厌,可让人更讨厌的是,这男人吃着锅里的,沒能力吃碗里的,却想端着碗,不让别人來吃。

    可事实上,巧兮并沒有愤怒,反而出奇的平静,心里甚至还有一丝丝的喜悦和酸楚。

    之所以有喜悦,是因为她认为苏牧反对虞白芍嫁人,其实说明了苏牧还是在乎虞白芍的,虞白芍的痴情等待并非一厢情愿,她的等待是正确的,是值得的。

    而之所以心酸,则是因为她比虞白芍更早认识苏牧,也更早喜欢上苏牧,如今她來找苏牧,却是为了虞白芍的事情,苏牧从头到尾就沒问过关于她的哪怕一句话…

    苏牧也沒有想太多,因为现在并不是考虑儿女情长的时候,君麻吕兄弟沒办法再关下去,那些高手们也被关太久,一旦裴朝风动用官府的力量,搜查苏府,一个私自囚禁他人和滥用私刑的罪名是绝计跑不掉的。

    好在裴朝风也忌惮君麻吕倭寇身份被发现,生怕官府力量的介入,否则苏牧早已抵挡不住世家势力的攻击了。

    此时的苏牧很是怀念乔道清等人,如果乔道清和杨红莲安茹亲王等人跟在身边,凭借乔道清的诡计和安茹亲王的勇力,便是把君麻吕关到老死都沒有奈何得了半分。

    远水解不了近渴,也不知他们与雅绾儿是否已经找到七星岛,是否已经将厉天闰和郑魔王娄敏中等余孽搞定,苏牧反倒有些想念燕青这个便宜师哥了。

    燕青突然打了个喷嚏,倒不是因为感应到了师弟苏牧的牵挂想念,而是因为他…着凉了…

    作为武道高手,燕青也沒想过自己会有着凉的一天,只是这几天他衣不解带地照看着裴樨儿,吃喝都顾不上,终究还是染了风寒。

    苏牧能够考量到的,燕青自然也能够想到,所以他沒有将裴樨儿这个麻烦带回苏府,虽然他同样考虑到君麻吕将带來多大的麻烦,他也预想得到苏牧有多么需要自己的帮助。

    不过将裴樨儿带出來,也确实为苏牧转移了大部分的火力,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围魏救赵”吧。

    他将裴樨儿带走,这是连他自己都沒有意料到的事情,因为他根本就沒想到裴樨儿竟然会为他挡下那一道暗箭。

    燕青见过太多刁蛮任性的千金小姐,他也算是阅女无数,无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欢场之中卖笑的烟花女子,亦或是行走江湖的豪迈女侠。

    可像裴樨儿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不可否认,他真的有被这个小姑娘打动了。

    那弓手的冷箭是想要击毙燕青的,所以满弓疾射之下,威力可想而知。

    也多亏了裴氏心疼孙女儿,裴樨儿穿有一件贴身的蚕丝软甲,否则这一箭足以要了她的小命。

    纵使如此,她的后背仍旧伤得不轻,伤口许是邪毒入侵,已经开始有些化脓,好在燕青粗通医术,对裴樨儿照料得还算不错。

    不过裴氏的江湖力量追索太急,燕青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呆太久,一路颠沛奔波,不断逃亡,非常不利于裴樨儿的伤势。

    燕青将烧好的热水端进房里,裴樨儿顿时皱了眉头,下意识往床里面缩,双手捂住了胸口。

    “别反抗,别乱动,再牵扯到伤口,便是大罗金仙都救不了你了。”燕青冷冷地说着,将热水盆放在床边的凳子上,卷起袖子就开始洗一条白毛巾。

    他们如今寄居在一处民宅里,燕青这样的千面郎君,演技绝对是影帝级别的,让人一看就觉着他跟裴樨儿是私奔的苦命鸳鸯,这对老夫妇便收留了他们。

    看着燕青动手,裴樨儿便羞红了脸,朝燕青嗫嗫地小声道:“我…我自己洗…成么。”

    此时的裴樨儿哪里还有半分刁蛮任性的姿态,不得不说,燕青对于调*教少女,实在有着过人之处。

    “你背后长眼么。你能在不牵动伤口的情况下,给自己清洗背后的伤口。你以为自己是蛇女还是章鱼怪。”燕青沒好气地揶揄道,而后拧了拧毛巾,直勾勾地盯着裴樨儿,笑意耐人寻味的继续问道。

    “你自己动手,还是我來。”

    裴樨儿面露难色,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挪了挪身子,背对着燕青,便将上衣给褪到了胸口以下。

    燕青将她身上一层又一层的白色绑带解下來,那绑带上已经沾染了脓血,不禁让他皱了眉头。

    裴樨儿的后背肌肤如雪,肩膀其实很窄小,瘦弱得让人心疼,肩胛骨微微凸起,骨架子其实还沒有长开,不过从后背便能够看到胸前的一些余白,足见发育还是非常良好的。

    不过当燕青再看她右肩胛骨下方的箭伤之后,便沒有太多旖旎的想法了。

    那伤口已经恶化,边缘的地方虽然结痂了,但中心处仍旧泛着黄白色的脓水。

    他的毛巾刚刚接触到伤口边缘的肌肤,便看到裴樨儿身子一颤,紧绷了起來,细密的鸡皮疙瘩布满了手臂,纤细的绒毛依稀可见。

    “唔…”裴樨儿压抑地轻哼了一声,燕青听得少女的呻*吟,心头顿时一荡,赶紧收起心猿意马,专注地给她清洗伤口,而后敷上金疮药,又用干净的绑带一圈圈缠了起來。

    当然了,燕青只是照看后背,绑带绕到胸前,还是要裴樨儿自己动手的,只是交接绑带的时候,两人难免十指相触,又是一阵阵脸红心跳。

    包扎结束之后,燕青又出去,端了老母鸡炖的参汤,一口一口喂给裴樨儿。

    至于汤里的鸡肉,燕青也沒太多顾忌,用勺子舀起來,丢进嘴里嚼着,虽然两人共用一个勺子,但裴樨儿却出奇地沒有反感,燕青也沒有刻意表现。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是因为他们逃亡的过程之中,曾经发生过更加尴尬却也更加亲密的举动,相比之下,共用一个勺子也就不觉着有什么不妥了。

    起初裴樨儿昏迷的时候,燕青甚至用嘴來给她喂药汤,即便后來裴樨儿已经清醒了,因为羞涩而沒敢出声,仍旧让燕青这般喂她。

    直到后來,燕青喂着药汤,突然感觉一小截温软的雀舌,伸进了自己的嘴里,主动迎合自己的唇舌,他才知道这小姑娘原來是醒着的。

    一切似乎都那么的顺其自然,裴樨儿也沒想到自己会为燕青挡下一箭,因为她跟燕青本就不认识,只是第一次相见,还被他好生羞辱了一通,当众打了屁股。

    可她就是这么任性的一个奇女子,只要她认定的东西,只要她想要的东西,即便付出再大的代价,她都要去抢夺在手。

    燕青不是一样事物,不是一件珍宝,不是好玩有趣的东西,却是她有生以來,碰到过让她最心动的男人。

    她在燕青的身上,发现了自己的倔强,燕青的出现,让她看清楚了自己究竟相要些什么。

    她可以说是“无恶不作”,四处为祸乡里,原來她并不想要那些东西,她并不想欺负别人,她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她享受自由的感觉。

    是因为她被禁锢在家族的思想之中,无法去尝试自己想要的生活,无法去见识更大的江湖,即便她为所欲为,也只能在家族的看管之下,无论她闯下什么祸事,都有家族的人來收拾烂摊子。

    而跟燕青在一起,哪怕是逃亡,哪怕身上带着重伤,她却甘之如饴。

    因为逃亡的时候,她终于见不到跟家族有关的任何人,她终于摆脱了这个家族对她的那种约束。

    她喜欢这种感觉,自由自在,即将被追上抓住,又拨云见日再次逃脱,每一次都充满了惊险和刺激,这就是她想要的那种江湖。

    当然了,如果她身上沒带伤,那就更美了。

    燕青也不知道小姑娘红着脸在想着什么,嚼完鸡肉之后,发现鸡汤都要从小姑娘嘴角滑落了,当即伸出手指,给她揩了一下。

    鸡汤沾在手上,燕青也不好往身上抹,便习惯性地放进嘴里吸了一下,再抬头看时,裴樨儿脸显红云,如雨后的桃花一般,湿润而艳丽,充满了诱惑。

    燕青一下竟然看痴了,两人四目相对,裴樨儿突然就亲了上來,当嘴唇传來温热湿滑的感觉之时,燕青终于忍不住了。

    不过他也不敢太过粗暴,毕竟小姑娘后背还有伤,虽然浅尝辄止,但别有风味,小心翼翼正欲进一步动作,门外却突然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又來了…”

    燕青无奈地苦笑一声,将早已准备好的包袱绑在胸前,蹲到床边,朝床上的裴樨儿说道:“上來吧。”

    裴樨儿嘿嘿一笑,温顺地趴在了燕青的背上,后者用布条将裴樨儿与自己绑在一处,而后才从桌底抽出一柄腰刀來。

    “喂,那些人可都是你家的,你就不能让他们死开。”

    “不能。”

    “是不能还是不想。”

    “嘻嘻…”

    “那我可就要全杀了哦…”

    “别,留一两个回去报信,不然下次沒人追咱们了…”

    燕青:“……”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野犬破天 天狐缘 我的师长冯天魁 娇俏小魔医 踏星 芷妃殇 灵魂死祭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剑起九州 肆虐韩娱 九星轮回诀 诸天尽头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无忧江湖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穿越之七公主的爱情 活人禁忌 傲娇狂妃重生记 花千骨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花千骨 戟何 神道飞仙 弄潮 重生之都市 北宋假圣人 取缔者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剑来大纲 豪门继承人 召唤仙姬 茉莉菊花 证道从遮天开始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火啊 欢喜小娘子 万道剑尊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风雪靖苍生 我只是一朵云 天老爷驾到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神级系统之末世供应商 踏灵人 医武兵王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散人的自我修养 从2012开始 超神大掌教 都市狂少 密室逃不脱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重启之下 变身之我的系统有毒 从八百开始崛起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地界传记 圣言问道 网游之烽火江山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禁区之狐 洪荒仙师 妖魔当道 野犬破天 城里人酒馆 网游之屠龙牧师 古神养育者 九天元帝 恶魔校草,谁怕谁! 仙界赢家 一代枭雄 网游之万人之上 前夫又在耍花招 大王饶命 乙女的上升法则 扶刀行 长生道途 绝品仙尊赘婿 情忘星河 女总裁的房中客 战神狂婿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复婚老公请走开 终极猎杀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两胎六宝:战爷的小心肝又跑了 绝不止步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大佬医妃路子野 网游之近战法师 木叶之王牌间谍 废柴丑女风华绝代 穿越时空之修仙记 间客 笑面特工天降彪悍妃 剑来 穿成田园傻女后我逆袭了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农女种田忙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武道至尊 危险老公小娇妻 观云记 娘子勿跑:夫君似兽 我有一身被动技 抗战游侠 傲娇狂妃重生记 美利坚财富人生 山寨王妃驯夫手册 冥境之锋 无情人画无情路 龙象 大唐捉妖司 寒门宰相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重生之年代纪事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和死神的恋爱日常 我有一条龙骨 网游之盗版神话 卡尔戏三国 山海封神传 转世神医在末世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重生之妃倾天下 火影之 灵君之心 紫川 明君从小抓起 这龙珠有毒 因你繁花似锦 问镜 总有奇葩想杀我 剑佣2 莽荒纪 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 旧日之子 捍卫荣耀 天使位面 末世宅在家 捍卫荣耀 我有一座无敌城 大靖日月 至尊邪圣 天老爷驾到 重生于康熙末年 至尊剑皇 风云之旅 神算赘婿 傲世倾狂 风雪靖苍生 贞观卖纸人 剑佣2 朝为田舍郎 第一战神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0号玩家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年长飞 校花的贴身高手 心之上 狂暴战兵 一剑殇红尘 我叫闭嘴好吧 春日宴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兽世狂情:兽夫大人真可口 神魂至尊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扭曲的日常物语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孤才不要做太子 仙朝 昆仑小师叔 剑泣魔曲 杜总你捡来的奶狗是大佬 巅峰仙道 天下男修皆炉鼎 子弹世界 一世孤尊 三国平云传 我能添加逼格值 邪剑诸天 交锋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嫡女锋芒之狂妃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烟花似暖月犹凉 偷心阁主甩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