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bangb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只眼
    于长风在国公府当了七年虞侯,从未见过县主留宿别家,更没有见过国公爷如此的慌乱。

    县主让他回来报信之后,受袭唐国公的曹氏家主曹顾便匆匆赶到了苏府。

    于长风让人将苏府重重看守起来,直到第二日的清晨,苏府的人才将唐国公爷恭送出来,相送的却不是苏牧,而是苏常宗和长子苏瑜。

    国公爷回到府邸之后,又特意备了一份厚礼,让于长风送到了苏府,交给了苏瑜,至于苏牧却再也没露过面。

    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苏牧的新词青玉案再次掀起文坛风暴,在大街小巷传唱开来。

    然而此时又传出消息来,找到苏先生新词的,乃是江宁男人的梦中女神,江宁之花,曹氏的雏凤,受封金陵县主的曹嫤儿,非但如此,曹嫤儿还在苏府留宿了两天两夜!

    人都以为苏牧好手段,将曹家的女儿给骗得团团转,可很快又有消息传出来,唐国公本人竟然亲自到苏府去了!

    许多人听得消息,都不禁扼腕叹息,苏牧固然有才华,却是不该占了曹家金枝玉叶的便宜,这下人国公爷找上门去,苏府算是彻底毁了…

    也有人暗自啧啧羡慕,说若自己真的将这朵江宁之花摘到手,便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被国公爷爷打死都值了。

    不过很快就又有消息传出来,国公爷在苏府待了小半日,相安无事地回去了,而且回去之后马上给苏府送上了一份厚礼,据说国公爷还宴请了赵宗昊几个毛头小子,苏瑜在市舶司越发受到重用了。

    国公府虽然低调到不行,从未做过欺压乡里的事情,反而为江宁的繁华做出了许多善事,但毫无疑问,这国公府仍旧是江宁的霸主,无人敢质疑。

    那些世家豪族虽然传承数百年,根深蒂固,可曹氏从太祖年间开始,如今已经传承了数代皇帝,仍旧世袭罔替着国公的爵位,其尊荣可想而知,寻常世家豪族巴结都来不及,又岂敢得罪国公府。

    而国公府也保持着低调,从来不与地方官场眉来眼去,或许这也是官家对曹氏如此安心的原因,更是曹氏能够世代延续的根本。

    然而这一次,国公府却出乎意料之外,与苏家结下了一段善缘,许多人便纷纷猜测,许是苏牧狗胆包天,把曹嫤儿这锅生米煮成了熟饭,国公爷都不得不忍气吞声,吃了这哑巴亏,说不得过些时候就让苏牧入赘国公府了!

    这样的八卦很快就盖过了苏牧的新词热度,人们津津乐道,道听途说,添油加醋,总之是各个版本到处乱飞,越传越是离谱。

    而三日之后,曹嫤儿与苏牧见了一面,因为她要带着巫花容,回国公府去了。

    国公爷曹顾虽然表示了感谢,但并没有透露太多,关于巫花容的身世,也没有提及半句,但苏瑜早早就跟苏牧讨论过里面的可能性,对巫花容的身份,也确定了七八分。

    此时他们要带巫花容离开,也就不足为奇了。

    让苏牧担心的是,巫花容有没有履行承诺,还给他一个完完整整的雅绾儿!

    送走曹嫤儿之后,他便来到了后宅,他要确定雅绾儿安然无恙,才能放巫花容离开,否则再想找她麻烦,可就是跟整个国公府做对了,事实上即便他如今想要对巫花容动手,国公府也不会跟他善罢甘休,只不过人还在苏府里头,下手方便一些就是了。

    此时已经是十月末,夜间霜降,有些冰冷,苏牧敲了敲门,开门的还是巫花容。

    苏牧没有理会她,径直要往房里走,巫花容却用身子挡在前头,意思再明显不过。

    “让开。”

    苏牧一把推在她的胸脯上,近乎蛮横地走了进去,巫花容正欲动手,却听苏牧凑近她,鼻尖几乎要贴在她的额头上,居高临下地警告道。

    “第一,这里不再是你的房间了,因为你一会儿要走了。”

    “第二,若我发现绾儿少一根头发,你也就不用离开了,在我面前逞威风没太大意思。”

    说到这里,苏牧顿了顿,朝巫花容那平坦的胸脯扫了一眼,而后一字一顿地说道:“第三,我从来就没把你当成女人,你又何必紧张兮兮的?”

    巫花容已经濒临暴走的边缘,前面两点她都无所谓,反正听多了,可第三点是她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即便过了这么久,她也没忘记过,是谁揭下了她的鬼面,是谁把她的衣服脱光了,还想要对她动手动脚,是苏牧!

    当一个人愤怒到了极点之时,想到的自然是反击和报复,但如果你根本就不想报复他呢?那么只有一走了之!

    是的,巫花容对待别人确实没有任何人性可言,但那就是她的生存法则,起码在烈火岛上,这样的法则能够让她幸存下来。

    江宁或许繁华,但对于巫花容而言,这里的生存法则,跟烈火岛上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区别,这天底下可不都是弱肉强食么?

    然而这是她对待陌生敌人的态度,对待自己人,她从来就没有这么绝情狠辣过,当然了,苏牧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自己人,这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最让她感到气愤和羞辱的便是这件事情,到头来她发现原来自己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

    于是她用力推开苏牧,恶狠狠地地吐出一句来:“我恨你!苏牧,我巫花容跟你不共戴天!”

    撂了狠话之后,巫花容便想要抓起包袱往外走,许是气昏了头,第一次竟然没有抓住那包袱,临出门还被门槛绊了一跤。

    苏牧也觉着自己的话重了一些,又不放心她离开,生怕雅绾儿会出事,便想将她留下来,可看着她气冲冲离开的狼狈样子,苏牧竟然下不了手去阻拦了。

    他绕过屏风,似乎听到异常的动静,连忙掀开帘幕,来到了内室闺房,然而却见得雅绾儿被蒙着双眼,手脚受缚,口里还塞着白布,正在呜呜地哭着!

    “绾儿!”苏牧心头大震,双眸血红,恨不得将巫花容生撕了,但眼下只能压抑怒火,快步走过来,取出了雅绾儿口中的白布!

    “快!把花容妹妹追回来!”

    口中白布被取下来之后,雅绾儿便迫切地催促苏牧,苏牧想要解下她的蒙眼布,雅绾儿却如何都不许,苏牧只能将她手脚的布条给解开。

    “带我去见花容妹妹!”

    苏牧见得雅绾儿情绪激动万分,连忙拉住她的手就往外走去,可雅绾儿却磕磕碰碰,一下就踢到了床边的杌子,又差点撞到屏风,仿佛她的听觉和嗅觉不再起效了一般!

    虽然心中颇多疑惑,但苏牧还是抱起雅绾儿,快步追了出去!

    巫花容已经跟着曹嫤儿来到了后门,后者已经钻进了马车,而巫花容似乎在等这些什么,最终却只是咬了咬下唇,摇了摇头,看了苏府最后一眼,而后还是上了马车。

    夜色之中,马车踏踏地往国公府方向而去。

    苏牧抱着雅绾儿,刚穿过后院,便见得扈三娘和苏瑜等人从后门处撤了回来。

    “人呢!”

    “走了…”

    苏牧心头大怒,将雅绾儿放下,交到扈三娘的怀里,便要去追国公府的马车,然而雅绾儿却幽幽地阻拦道:“别追…”

    苏牧止住脚步,来到雅绾儿的身前,朝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雅绾儿身子轻轻颤抖着,而后解开了自己的蒙眼布,泪水早已湿透了那白布,仍旧不断从她的脸颊滚滚落下。

    然而苏牧却呆住了,扈三娘和苏瑜也呆住了!

    苏牧顾忌雅绾儿的自尊心,从来不敢仔仔细细地与她对视,但今夜却不同,不是他想要看雅绾儿的眼睛,而是雅绾儿的眼睛,吸引了他的视线!

    此时雅绾儿的双眼仍旧如微光之中的宝石那么漂亮,可右眼给人的感觉便如同先前一样,像那山中的迷雾,让人一看就知道,她的右眼是看不见东西的。

    然而吸引苏牧的视线的,是她的左眼!

    雅绾儿的左眼便似那夜空之中的星辰,充满着一股深邃和灵动,像那雪山之下的冰泉一般清澈!

    雅绾儿曾经无数次梦想过苏牧的样子,她也细细摸过他的脸,但当那天苏牧带着曹嫤儿来见巫花容之时,她还是偷偷地看了苏牧一眼。

    不是用心感受而后才构建画面,而是真真切切用眼睛去看!用这只左眼去看!

    她不知道巫花容动用了什么秘术,因为这五天她都在巫花容的控制之中,不能够随意行动,她能够听到巫花容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却又无法回应她。

    也正因此,她才比任何人都要深刻地了解这个倔强的女孩儿,也知道她为了自己,付出了些什么!

    苏牧呆呆地站在原地,他终于明白过来,苏瑜也明白过来。

    他们终于知道,巫花容为何索求这么多珍贵的药物,为何会关门闭户,见不得光,苏牧也终于明白她为何临走之时会抓不住包袱,会被门槛绊住。

    因为失去一只眼睛视力的她,跟获得一只眼睛视力的雅绾儿一样,还没有适应这样的生活!

    雅绾儿没有说话,她没有去看周围的景物,也没有看周围的人,她只是遥遥望着长街的尽头,想起巫花容对她说过的话。

    “姐姐,那家伙会找到姓曹的女人嘛?”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你怎么这么相信他?我就觉得他是个讨厌鬼!”

    “不过绾儿姐姐是好人,既然他给了我一个新生活,那我就给姐姐一个新的生活!”

    “要知道,我巫花容从来不会欠人恩情,更不会欠这个家伙人情!”

    “再说了,我跟他两不亏欠,以后才好找他报仇啊,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巫花容可是说话算数的!”

    “姐姐,我要回家了,嫤儿是个好人,她的爷爷也是个好人,我爷爷说了,等我找到了姓曹的女人,就会知道真相,嫤儿虽然也姓曹,但小了些,不过到了他家,应该就会知道了…”

    “姐姐,我会想你的…那家伙敢欺负你,我就让虫子啃光他的骨头!”

    夜色越是深沉,长街上有些冷清,霜花落在脸上,雅绾儿的心头涌起巫花容说话的小模样,却只觉着暖乎乎的。

    苏牧面无表情的站着,心里极欢喜又悲伤,欢喜的是雅绾儿拥有了一只看的见光明的眼睛,上天对她的不公,却是让一个自己觉着恶毒到了极点的女人来弥补了。

    被人误解和错怪是让人气愤的,但误解和错怪了别人,同样会让人心里难受,此时的苏牧,心里五味杂陈,只剩下巫花容那瘦弱的背部,光洁如脂,仿佛稍有重压就撑不下去,然而她却在最恶劣的岛屿上,活了十几年,还能祸害别人…

    “你们先回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苏牧揉了揉脸,如是说着。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狂暴战兵 荣宁 征踏仙途 柯南之红与黑的角逐 少女孟婆的优雅日常 《请嫁给宇宙的主人》 无敌天下 绝世妖劫 烟尘寂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黑名单上的守护者 大王饶命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仙门 八字命师 猫狗太极锁天记 Mr学神他真香了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 天湘国蓉传 圣阳 我在NBA当大佬 流年千载忆成空 妖影 抱枕疗法:总裁不绝望 完美世界 对不起下辈子在爱你 重生农耕时代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自求吾道 一世符仙 云时问锦何处去 我有一身被动技 相见相离 网游之神级奶爸 憾世天幕 曌帝双龙传 山海封神传 憾世天幕 四界柳楚传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乙女的上升法则 战争神灵 五灵成仙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全球文明:开局自创西游世界 我真不是关系户 大宋有种 我回来了,你还在吗 boss 轻撩:呆萌小老婆 云时问锦何处去 病毒王座 玄门小子 寂寞杀场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签到斗罗从史莱姆开始 项链里的空间 王者荣耀之三境 我真的想当配角 繁花锦绣不及你 权臣 悟道 第九特区 浮生应作长歌行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我能提取熟练度 开局八百海贼大军 戟何 中国足球黄金一代 如墨如你 魔武尘晋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人生介入游戏 重生八零:团宠小福妻 女神的天才保镖 修仙从沙漠开始 闻鱼 请仙来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 徐总他又变甜了 我能提取熟练度 大清疆臣。 圣御星魂 首席萌宝废柴妈咪 网游之王牌战士 倾城公主之劫 全能法神 傲娇狂妃重生记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一剑朝天 网游之盗版神话 我当捕快那些年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重活 荣耀之冠 青春的小尾巴 狂客 英雄联盟之大道归一 王子传说 小女异瞳 诱婚试爱:总裁老公太会撩 女配翻身日记 召唤文武 一剑朝天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步步为饵 大唐腾飞之路 仙朝 异界作弊大师 青春校园任我行 魔神大明 星尘武者 剑宗旁门 汉末将星传 佛灯与剑 生活系游戏 毒医王妃总在作死 聊斋剑仙 从红月开始 长夜余火 闻鱼 长河惊涛 首辅大人的团宠崽崽 我是足球经纪人 全职高手 汉阙 桃花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 刷点外挂 元灵法则 重生之佛系生活 开局百万资源号 偶像竟是我自己 长姐她富甲一方 原始大时代 韶华缘梦录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中土游侠传 花豹突击队 赤心巡天 开局就杀了曹操 绝色医妃倾天下 天魔人间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卡塞尔的小怪兽 全球进入数据化 杜总你捡来的奶狗是大佬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 仙君我要报恩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无敌战兵 自海贼世界投影诸天 离天大圣 摘天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仙武帝尊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罪恶心理 天步九重 绝不止步 追妻你就拿命来 热血之青春无悔 琴帝 史上第一祖师爷 山海碑歌 十刹阎罗 全能法神 至尊武神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对不起,我开挂了 龙族之第五元素 掌权者 无敌战兵 凌天传说 格兰自然科学院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京少的小祖宗爆红了 剑火丹仙 飞剑斩天 非良人 穿到我妹的修仙文里尽情撒野 取缔者 岁无 法学院的新生 王妃是个小胖墩 诛天大魔王 原始大时代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极道武学修改器 我自地狱来 电子大唐 史上第一美男 狂客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