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bangb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太尉的金刀
    史学家们常喜欢将纸上谈兵当成一个笑话来看,也有人想要为赵括平反,但很多人都只将重点放在了赵括这个人身上,而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理论和现实的差距和冲突。

    史书上会为很多人列传,看似写的都是人,但我们不应该看人,而是通过看人来探讨事件的意义,从事件当中了解历史发展的规律,得到借鉴。

    苏牧曾经很多次体会到这种感受,想象和筹谋再如何完美,总会被现实一锤击碎,破烂不堪。

    当眼下再度出现混乱之时,或许很多人都认为他失算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这一次他并没有失算,他的当机立断也无可厚非。

    他们北上就是为了平叛,平叛最终的目的是维护赵氏的皇权?还是为了将老百姓尽快从火坑里拖出来?

    起码在苏牧看来,目的应该是后者。

    既然平叛归根结底是为了老百姓,那就没道理为了平叛而杀害平民,所以他选择撤退,这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侍卫司的人却并不这样想,在他们看来,这些流民已经不是百姓,而是叛军,是敌人!

    但他们最终还是退回了县城之中,彻底陷入了被动。

    他们曾经都是武林之中的好手老手,如今又有宝马在座下,本该如虎添翼,但事实并非如此。

    战马在大焱是稀罕物,漫说江湖武林,便是军队之中都是极其珍贵的,所以武林人士能纵横却不能驰骋。

    战马给他们带来了速度,但县城地形逼仄狭窄,受限极大,糟糕的骑术也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正如先前那位部将所预想的那般,退入县城之后,战马彻底施展不开,无法发挥长途奔袭的效果,反而不利于躲闪腾挪,许多人恨不得弃马而战。

    不过还未等他们弃马,叛军的箭雨已经铺天盖地而来,对于没有冲锋陷阵实战经验的这些侍卫禁军而言,这等密集的箭雨攻势,实在让他们焦头烂额心惊胆颤!

    张迪等人的联军已经不是普通的叛军,他们拥有的都是从官府武库里头夺来的武器装备,即便朝廷对厢军和官兵不太重视,这些装备无法与边军的相提并论,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木棍石头菜刀能够企及的。

    一轮箭雨泼洒下来,当场就有十数人坠马,其他人纷纷慌乱后撤,那些坠马的伤者则被一拥而上的叛军踩成了烂泥!

    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惊恐,但却有人处变不惊,那就是苏牧。

    因为这个结果,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将这支侍卫司人马带过来,就是要借助叛军的力量,将他们彻底杀灭!

    如果能够招降策反这些侍卫司里头的害虫,自然是最好的,但赵劼是个多疑的人,绝不可能会同意这种方案,这些人又都是隐宗的干将,或者是显宗的叛徒,也只能除之而后快。

    没有人是铁血心肠,死去的无论是隐宗的人还是显宗的人,无论是官兵还是叛军,无论是辽人女真人还是西夏人,苏牧都会感到不忍。

    但也仅仅只是不忍,因为这就是战争,这是时代的规律,或许可以暂时避免,但绝不可能永远杜绝。

    因为这是自然发展的规律,受到那个时代的人口、土地、资源和文明程度等等因素的影响,在古时,战争就是淘汰人口和集中资源的最原始也是最残忍的方式。

    就如同草叶会枯萎,地震旱灾水灾一样,是大自然进行自我调控的一种手段。

    看透了这一点,并不会让苏牧更好受一些,但却可以让他保持着清醒,不会在战争之中迷失自我,变成麻木不仁的战争机器。

    一边是想要除去的侍卫司害虫,一边是祸害百姓,危及朝廷的叛军,而苏牧是侍卫司都虞侯,平叛军的统制,还有什么比看着他们自相残杀玉石俱焚更让人省心?

    若非有乔道清的暗中布局,若非有张万仙的加入,这件事根本就无法促成。

    无论侍卫司的先锋军和叛军谁坚持到最后,张万仙都会带着偷走的那几百匹战马,将幸存下来的那一部分人收拾干净,而此时连梁师成都绝对想不到,其他三路先锋根本就不可能会来支援!

    因为他们已经穿过山道,并在山口处扎下营寨,保持警戒,接应辛兴宗的大军过关!

    梁师成能够想到苏牧会有很多事情隐瞒自己,但他绝对想不到,辛兴宗和刘光世竟然会听从苏牧的安排,并且没有将计划事先告诉他这个太尉!

    他从没有逼着辛兴宗和刘光世选择站位,没有让他们在他这个太尉和苏牧之间做出立场的选择,因为他认为自己有着无可争议的优势,而辛兴宗和刘光世都是将门之后,审时度势,绝不可能傻到选择苏牧而不选自己。

    再者,作为权倾朝野的太尉,官家身边最宠信的内臣,即便是刘光世的老子刘延庆,他都不太看在眼里,又怎么可能将刘光世当成一回事?

    然而辛兴宗和刘光世在北伐之时,早已在心里种下了对苏牧的崇拜之情,太尉梁师成只不过是监军,而苏牧才是侍卫司那一万人马名义上的统制!

    狭小的县城仅有的一条十字街并不宽敞,侍卫司的人慌乱躲避,早有人落马,无论部将如何嘶吼咆哮,都阻止不了颓败之势,流民果真如同前番预想,无孔不入,翻过低矮的土墙,从土墙那数不清的缺口之间涌入,瞬间就壮大起来!

    梁师成心头大骇,虽然明知道苏牧想要借助这些叛军来清剿侍卫司的这些害虫,但稍有不慎就会将自己都折进去的!

    苏牧的马是冲锋陷阵的马,是单于夜遁逃,风雪满弓刀的马,而梁师成的马却是声色犬马的马,虽然将苏牧的话当成了保命的金科玉律,紧跟着苏牧,却无法在惊恐的状态下控住战马,他的骑术在平地上耀武扬威还行,乱军之中冲突就弱爆了。

    此时他才深刻地体会到苏牧为何一直强调,让他不要离开苏牧五步的距离,因为苏牧的刀剑所能兼顾的范围,就是他的五步之内!

    慌乱之中,梁师成并没有受到叛军的冲击,而是被侍卫司的一名骑士冲撞到马腹,战马吃惊,竟然将他摔落在地!

    他已经老了,而且已经安逸了几十年,早已忘记了握刀的感觉,当他抽出那柄金线缠绕刀把的错金刀,才体会到宝刀未老人先老的无奈。

    “突突突”那是他心跳的声音,这种声音只有赵劼面色不预,阴晴不定,沉默不语之时,小心伺候在一旁的梁师成才会听到,因为这种心跳意味着关乎生死的危险,这就是伴君如伴虎。

    而现在,他是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死亡的威胁,直到如今他才明白,这些被他视为蝼蚁一般的贱民,在某些时候,竟然能够产生当今官家才能够给予他的压迫感。

    原来离开了朝堂,离开了内宫,离开了官家,他的小命竟然如此这般的脆弱!

    他眼睁睁看着一名叛军挥舞着一条铜棍,就这么朝他冲了过来。

    那铜棍刚刚才敲碎了一名侍卫禁军的脑袋,参差的棍头上还带着一块连着毛发的头皮,血迹让人作呕。

    梁师成的头发已经披散开来,像寒风之中垂死的老乞丐,他双手紧握着直刀,突然生出了一股热乎乎的勇气来!

    “喝!”

    未等那名叛军的铜棍落下,他的直刀已经劈砍出去,这一刀有点偏,有点犹豫,但还是击中了铜棍!

    “铛!”

    金铁相击之声很是刺耳,宝刀将铜棍砍出一个豁口,但梁师成双臂发麻,错金刀差点就脱手而出,他被击退了四五步!

    那名叛军举起铜棍来,看了看棍头上的缺口,非但没有任何恐惧,反而露出贪婪的笑容,那笑容不是针对梁师成,而是梁师成手中的宝刀!

    “还是条大鱼,哈哈哈!”

    那叛军大笑一声,正要冲上来,身边已经有十几名叛军一同涌上来,他却挥舞着铜棍,朝那些人示威:“这老儿是我的!都滚开!”

    或许他在叛军之中也是个人物,否则也不会冲在前头,如此一吼,那些个垂涎宝刀的人也都识趣地分散,各自寻找目标。

    世道纷乱,人命不如刀,大抵如是了。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梁师成拼尽勇气和力气挥出的一刀,竟然没有打退敌人,反被击退,站定了脚步之后便环顾四周,想要寻找苏牧的身影。

    此刻的他仿佛迷失在狼群之中的老狗,在寻找着那个救命的牧羊人一般。

    侍卫司的人早已大乱,马腿被砍断,人仰马翻,整个十字街变成了屠戮的杀场。

    梁师成拼命往后退,那叛军步步紧逼,他的速度很快,铜棍很快就往梁师成的后脑砸下来!

    一直偷偷关注着身后动静的梁师成冷笑一声,偏身躲过铜棍,猛然回头,错金刀抹向了叛军的胸腹!

    “好一条老狗,听书听傻了,还施拖刀计,入你娘的憨货!”那叛军轻松如意地躲过梁师成的一刀,竟然还有心情嘲笑梁师成。

    这位老宦官,权倾朝野人人巴结的大太监,竟然成了被一介贱民愚弄的对象,而且还是在乱军厮杀的混战之中!

    愤怒!

    梁师成彻底愤怒了!

    他的尊威不用侵犯和亵渎,他对这名叛军的脸没有任何印象,也不想去注意,他的眼中只有对方的死穴和要害,错金刀不断劈砍出去,然而对方总是轻飘飘躲过,而后终于玩腻了猫捉耗子的把戏,铜棍夹裹风雷之势,就这么蛮横地砸了过来!

    “铛!”

    长刀被砸飞,落在旁边的地面,倒插入地半尺!

    “好刀!”

    那叛军舔了舔嘴唇,也不管被震倒在地的梁师成,快步疾行,将那柄错金刀捞在手中,而后猛然转身,快走三两步,双手拖刀,错金刀就这么砍向了梁师成的脑袋!

    这柄错金刀还是当初宋江等人在山东起事,他坐镇大名府,官家赏赐给他的御刀。

    可当自己的刀砍向自己之时,梁师成的心里没有惊恐,只有无奈和愤怒。

    他无奈的是英雄已老,即将要被贱民斩杀却无能为力,愤怒的是,他突然意识到,苏牧不仅仅要将侍卫司的这些害虫葬送在这里,极有可能要将他这个太尉,也葬送在这里!

    这些隐宗的密探和显宗的叛徒,对于官家而言是害虫,但他梁师成对于苏牧而言,同样是,害虫!

    “终日打鹰,却被家雀儿啄瞎了眼!”梁师成如是想道。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但闻人语响:巍巍中华 混天大圣 从现代飞升以后 末日为王 冰火魔厨 游戏铜币能提现 异界作弊大师 城主别闹了 金牌驭灵师不可能这么怂 人在东京当房东 圣阳 末世胖妹逆袭记 妾大不如妻 修神外传仙界篇 弑仰 一叶之缘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把云娇 恶魔深渊 曩霄传说 老公大人,强势宠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大明孤忠李定国 武炼巅峰 男主拯救计划 快穿之炮灰奇兵 左风少年 千秋悲歌 倾城公主之劫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花开守城 极品家丁 全才相师 伏天氏 太古 俊俏娘子帅相公 城里人酒馆 灵台仙缘 国潮1980 废墟中的蚂蚁 17K问答大百科 重生之龙套姐姐的逆袭 大汉黑科技 吾尔江山 我在古代逃荒养孩子 凡人修仙传 东宫 神冢世界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 美男志 从杀猪开始修仙 抗日之兵魂传说 明末凶兵 大秦之万古帝王 老公大人,强势宠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 肆虐韩娱 符皇 斗罗之武魂是雷电 重活之漫漫人生路 DNF之金牌导师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葬阴人 冠冕唐皇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我真的是医修 穿书之反派饶命 子弹世界 至尊剑皇 汉阙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开挂成名后我被冷王盯上了 穿越西游之我爱你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小女异瞳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 妖娆召唤师 从大体老师开始的亡灵机甲传说 七瓣花开 网游之创世剑神 手术直播间 叫你一声大师兄 快穿之大佬飒爆了 网游之烽火江山 这号有毒 极限警戒 灵荒剑仙 月凉半伤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总裁的秘密恋人 狂剑星河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致命玩家 恋人未满之重生 踏凌诸天 谁的空间 我就是个挂王 天外重生者 宋仙 余生唯有我与你 梦思卿 半城之黑白 荅塔和小王子 全属性武道 古神养育者 朽木之下 逆转木兰辞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复婚老公请走开 霍格沃兹之我的老婆叫卢娜 修真弃少都市行 圣尊之途 沐沐无言 九星轮回诀 诸天之盾者无伤 户外直播间 斗罗之金银龙神 明君从小抓起 红色仕途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雪童话 黄金瞳 凤落江湖 网络大逃杀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破天踪 三国之弃子 刷点外挂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 龙象 因你繁花似锦 仙真纪元 斯文不败类 重生之都市 独宠千亿小娇妻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大唐孤星之远东战争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千岁夫人她是黑心莲 大周皇族 仙道求索 穿书后我成了战神文男主的妈 君心入骨,为你着魔 巅峰仙道 流荧抚凰年 散人的自我修养 棋圣的工作 大宋之我是杨家三郎 此间谁曾踏花归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庶女要翻盘 汉世祖 五神传奇 锦时归 天神殿 木叶之光 痞子闯仙界 篮球之白银帝国 戏天玩主 自求吾道 重生之年代纪事 1717之新美洲帝国 重生之古玩人生 止道为仙 长夜行 永不移动的界碑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西游之师父你别再作妖了 诡三国 戟何 新顺1730 四界柳楚传 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搜 花都强少 无敌天下 爱在回忆中等你 千亿老公宠妻成瘾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大宋之我是杨家三郎 逍遥派 完美赘婿 古神养育者 我在古代当大侠 无忧江湖 邪魅王爷沐血妃 诱婚试爱:总裁老公太会撩 少女孟婆的优雅日常 极品灵道 圣阳 韶华缘梦录 喜剧天王 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