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bangb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六百七十章 雪花的味道
    年后的初九日,大焱皇帝带领文武百官拜祭太庙,又举行郊祀大典,为即将出征的禁军祈福,祈盼凯旋,. 移动网【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

    大焱帝国承平百年,在取得了北伐大捷之后,顶着国内巨大的压力,冒着将整个帝国最后一丝骨血榨干的代价,毅然踏上了北上之旅。

    雅绾儿和扈三娘顶着十月怀胎的大肚皮,正在人群之中凝望着那个越发模糊的身影。

    她们终究无法再陪伴苏牧的身边,就如同杨红莲等人也不能,燕青和乔道清也不能,似乎所有跟苏牧曾经同生共死的,此时都没法陪在苏牧的身边。

    这一战就好像苏牧宿命之中的终极一战,需要他独立去面对一切那般。

    苏牧离开过杭州,离开过江宁,离开过汴京,每一次他离开一个地方,有人不舍,有人欢呼,也有人唾骂。

    然而这一次,他带着皇帝御赐的节仗,以一军主帅的身份出征,以一个涅面书生的身份,扛起一个帝国抵御外敌最危难的时刻,他得到的不再是哄闹和唾弃。

    百姓们默默地排列在官道两旁,没有熙熙嚷嚷的拥挤,他们甚至不太敢抬起头来,仿佛只要接触到苏牧的目光,仿佛看到他脸上那两道金印,就会被灼伤灵魂,就会让愧疚将自己彻底吞没。

    大焱朝许多官员都需要为自己正名,唯独一人,那就是苏牧。

    无论对大焱,还是对百姓,他早已问心无愧,他并不需要做出更多的牺牲来替自己正名,需要改变自己想法的,是这些百姓和文人以及官员。

    他充满了悲情的委屈,不被人所理解的种种,并没有让他丧失热情,他仍旧在为这个帝国和这个时代,做着自己的努力和付出。

    他并不需要太多的荣耀,也不需要万民敬仰,他需要的或许只是一个不再冷冰冰的眼神。

    当他走在队伍的前头,接受着万人恭送之时,他心里还在庆幸,这一次终于没有人骂我了。

    这是多么让人悲哀的一件事,但苏牧却并没有太多的感伤,因为他知道无论何朝何代,百姓永远是最后知晓真相的人,永远是被嘲弄的那一群人。

    他们有着自己的诉求,却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获取,他们只能依靠着舆论的力量,希望能够让更多人听到他们的声音。

    史书上会记载帝王将相的言行举止,会为忠臣甚至奸臣立传,但说到百姓,便只是一个群体,没有具体的姓名,他们的身份是卑微的,他们的声音是弱小的,他们也是最无辜的一群人。

    所以无论这些老百姓如何对待自己,苏牧都秉持着一种开明的大度,因为他知道,这些百姓只是受人操纵,即便是今次,得以还原了真相,也是因为显宗的力量在背后推波助澜,不断传播他的事迹。

    他带着大军离开了汴京,当他遥遥回望,仿佛仍旧看得到雅绾儿和扈三娘那梨花带雨的脸庞。

    仿佛隐约之中,他听到城头有人在唱着歌,声音软糯又清雅。

    “金风瑟瑟吹得黑天一线开,佛光染红了百万黄金铠,打猎的儿郎从哪里来,为何掀起漫天的尘埃,何不归家种上两畦菜,你家男人牧羊放马不消受灾,奴家也好煮了碗新茶,等着郎君再归来…”

    没平仄没格调,只如那平日里低低的梦呓,实在入不得耳,但这首歌却是出自第一名花李师师。

    混迹文坛久一些的文人墨客都应该知道,如此不拘一格的调调,乃是苏牧首创,李师师后来的许多小调,都借鉴了这种清丽脱俗的风格。

    她知道苏牧一定听不到,她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然而这半生都被困在梦神楼里的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跟那个渐行渐远的男人告别。

    赵劼早早便回到了宫中,梁师成走了,孙金台也走了,郭京和刘无忌也都走了。

    他身边的影子已经全都释放了出去,他将王守恩打发出去之后,便将身上的衮服全都脱了下来,一丝一缕都没剩下。

    这才是他久违了数十年的自由,他就仿佛回到了初生之时那般,没有任何的约束,黑暗之中也不再有或善意或邪恶的目光盯着他。

    无论是显宗的高手,还是自己手底下的影子护卫,都已经不在,仿佛整个世界彻底清净了下来。

    他就这么在寝宫里头走来走去,仿佛能够穿越宫殿的穹顶,飞上云端,俯瞰着这个偌大的,让他又爱又恨的帝国,仿佛能够一脚踏碎那只让他迷恋又让他唾弃的皇座!

    赵劼的赤脚换成了穿着柔软鹿皮靴的一只大脚,踩在有些肮脏的冰渣子上。

    那是种师道的脚。

    种师道真的老了,但他仍旧坚持着要骑马,只是刚刚离开了汴京城,就在苏牧的坚持下,钻进了暖和的马车里头。

    他已经无法像在幽州城里头那样血战,他仍旧已经提不起刀,但他还是选择了跟随苏牧北上。

    因为他知道,即便朝廷对他不公,但弟弟种师中以及那数十万计的西军,仍旧将他视为精神领袖,只要他不死,就拥有着毋庸置疑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他维一能够帮苏牧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拖着苟延残喘的身体,保住最后一口气。

    无论苏牧在北地的声望如何,无论苏牧的军功有多么的煊赫,无论朝廷给他的封赏有多么的光耀,苏牧想要降服桀骜不驯的西军,仍旧需要很大的努力。

    即便有弟弟种师中坐镇,种师道也不会放心,因为他知道,想要让人心悦诚服,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苏牧在走着他以前走过的路,他希望苏牧能够得到帮助,而不是像他一样,直到身边的弟兄们一个个都死去,落得个孤家寡人,才获得大部分人的认可。

    这是一条白骨累累的不归路,他已经走过一次,并不希望苏牧再走一次。

    如果可以,他希望用自己已经老朽的身子骨,给苏牧填平一点点障碍。

    他老了,本该颐养天年,但他知道,他的根在故土,他的魂却留在了沙场之上。

    对于一名骑兵来说,死在马背上,才是真正的归宿,马革裹尸,就是军人最好的下场。

    与其老死在乡野,在满是便溺的床上等死,什么都需要人伺候,倒不如再看一看旗帜如林的战场,再闻一闻那满是血腥的风沙。

    他走在雪地上,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起码还能够在死之前,再努力一把,带着军人的荣耀去死。

    苏牧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身旁,几次想要搀扶一下这位老军神,但都没有伸出手去。

    他知道种师道其实是在乎的,原本还能够在幽州城头死战的他,回到汴京之后便迅速地衰老,这说明对于朝廷的不公,种师道其实是在乎的。

    就好像他苏牧其实也在乎那些百姓对自己的误解,也会因为自己所受的那些委屈而感到愤怒一样。

    这个死守幽州的老军神,在回到汴京之后,便以惊人的速度走向了死亡的边缘。

    直到今次再度上了战场,他仿佛又找回了当初的活力,但可惜的是,他的身体已经被那股愤怒,榨干了底力。

    非但种师道,即便是已经封王的童贯,也都已经满脸的风霜。

    他们可以在战场上与寻常军士一同啃着生硬的干粮和肉干,可以喝着雪水,可以啃着草叶来解渴,甚至可以将皮靴泡软了来吃。

    可回归平静的生活之后,他们夜不能寐,总能听到那些死去的兄弟们,在对他们抱怨和叫嚣。

    即便是精美清淡的小米粥和淡素的小菜,也无法让他们咽得下肚,他们喝怎样的酒,都没有味道,吃怎样精致的菜肴,都品不出好坏。

    童贯本以为自己毕生的目的,就只是为了异姓封王,如今他算是得偿所愿,却仍旧如同种师道那般,夜不能寐,日不能食。

    他们终于又回到了军伍之中,仿佛搁浅的鱼儿再度回到了江湖河海之中,虽然他们已经不再拥有以前的活力,但他们比任何一名将士,都要渴望战斗!

    大军在夜里驻扎下来,种师道和童贯都走出营帐,与苏牧等人一道,围着火堆,看着小雪纷纷扬扬落下,而后又无声无息地消融在烈焰的舌头上。

    就好像即将要上战场,即将要在战场上无声无息付出自己性命的千万军士一般。

    种师道仰起头来,张大嘴巴,伸长了舌头,任由冰凉的雪花落在自己的舌头上,化为一线冰凉,沁人心脾。

    他笑了,仿佛当初刚入伍之时,带他的那位老兵,在枕戈待旦的夜里,第一次教他这个无聊的把戏一样。

    他的笑没有一丝老态,甚至有些调皮,就好像回到了最年轻的时候。

    “什么味?”苏牧不忍打断老人,直到老人闭上眼睛,默默品尝完新雪的味道之后,才朝眯着眼睛笑的老人问起。

    “你不会自己尝尝啊!”老人没好气地笑骂了一句,而后在亲兵的搀扶下,回营房歇息去了。

    苏牧学着仰起头来,像好奇的小狗,伸长了舌头,当冰凉的雪花落在舌头上,落在脸上,落在眼睫毛上,感受着嘴里的冰凉,他才发现,原来味道并不在舌头上,也不在雪花上。

    而是在那夜空之上,在那看不见星月的漆黑夜里,盯着这些雪花,看着雪花在视界之中变得越来越大,在火光的折射下,散发出绚烂的光彩,便仿佛看到了漫天的星辰,那是一种希望的味道。

    苏牧扭头,看着种师道那蹒跚的背影,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即便经历了无数的生死,这位老军神仍旧没有忘记他的初心。

    童贯见得苏牧那会心一笑,只是冷冷地讥笑了一句:“多大岁数了,还玩儿这种小孩的把戏,可笑!”

    于是他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营帐,而后又从营帐的旁门探出半个头来,伸长了脖子,大张着嘴。

    “嘿嘿...”

    无论是童贯,还是种师道,亦或是苏牧,只要不是出于私欲或者压迫,心甘情愿接受这场战争的,谁没有自己最初的梦想?

    为了捍卫这个或许早已被生活磨灭的梦想,就算战死沙场,那又如何?>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血色圣歌 全属性武道 我的白富美老婆 重生之魔教教主 我在东京教剑道 木叶掌门人 神级系统之末世供应商 千金巨星:小叔叔,求宠爱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御剑问仙 狐妖之明雅恋 携手看世间繁华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异界魅影逍遥 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 窥天神测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我用一生做赌,你怎舍得我输 斗神斗天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末世之狼 花都极品主宰 凰后归来 校园狂兵 少年风水师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奇幻浪漫物语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欢乐英雄 我是足球经纪人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大秦之万古帝王 御剑问仙 朔方的风江南的雨 重生长姐种田忙 官途 摘天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明末乞丐皇帝 异界超神牧师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末日为王 飞刀战神在都市 武逆 倾熙于染 道不容天 荣耀圈小团宠 冥王的脱线娇妃 足球大亨 尸女娘子 酒剑四方 逆命志 风水师秘记 闪婚老公的秘密 传承宝鉴 吻火 全球通缉令 此心不灭:找个机器人做男 全才相师 武林大恶人 踏天 左舷 暗影绝天 情海狂徒之涅槃 云若月楚玄辰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四界柳楚传 思魂恋魄 烈焰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战争神灵 史上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第十三号球王 源化2 前浪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 逆天战神 我的总裁男朋友 易修乾坤 红颜三千 流光夏染繁星似你 罪恶心理 大主宰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虎啸断云 诱婚试爱:总裁老公太会撩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大将军传 东黎界 异界 曹贼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雪夜歌行 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曌帝双龙传 史上 娶个空姐做老婆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御兽诸天 逆伐神路 超神大掌教 远古传说之人族的荣耀 神谕 总裁的冤家老婆 回到明朝当王爷 幻之章 神罗行 宠妻不悔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极品邪医 修神外传 进化游戏零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 水晶下的痕 妃常跋扈:逆天王妃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徐总他又变甜了 棋圣的工作 剑仙无敌 悟道 玄门小子 你好恰时光 首辅娇娘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从火影开始加点 骑着电驴追飞机 但闻人语响:巍巍中华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前任无双 末日城邦 江辰唐楚楚 偶像竟是我自己 青春的小尾巴 狼心神女 道茫记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开局就杀了曹操 快穿之我娇养了黑化反派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问仙 炼器雄心 一品荣华:悍妃天下 网游之神话复苏 春秋大领主 塔纳托斯的预告 大明第一太子 长河惊涛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女总裁的房中客 恃婚而娇:少夫人她甜不可攀 落华时分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九星轮回诀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至尊神皇 重生之素手乾坤 抗战游侠 镜虚 禁风起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万界仙王 拐个掌门去修仙 灰戈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龙珠之神级赛亚人 唐朝倒霉蛋 拈花一笑琉璃煞 流光夏染繁星似你 只报仇不伸冤 史记小白传 秋水录 喜剧天王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网游之纵横天下 昆仑小师叔 武器专家 三国:我,宦官天子! 天师神婿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万界仙帝 庶女攻略 妙偶天成 思锦书 不灭圣影 我想当巨星 柯南之红与黑的角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