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bangb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六百七十三章 死去犹欲杀阎官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按说老种的死,对北伐大军的军心士气是沉重的打击。

    但事实并非如此,他的死非但没有挫败这些军士的士气,反而激起他们的决心,点燃了他们的死志!

    老种已经老了,这是大家都看得见的事情,你不能再要求一个连骑马都困难的老军神,仍旧在战场上挥斥方遒,仍旧身先士卒地冲锋陷阵。

    他已经成为了大焱军的传奇,成为了一种精神信仰,成为了一个传奇的符号,即便死了,这种精神也永不磨灭。

    他老种都宁愿死在前线,陪着这些军士,难道这些个黥面汉子,还不如一个垂垂等死的可敬老头儿?

    不!

    老种未完成的征途,就由他们这些黥面汉子走完,用铁蹄,用刀剑,用硬弓和长枪,扫荡所有敌人,走完老种剩下的征途!

    落叶归根,幽州方面需要将老种送回汴京,他是大焱的军神,生前无法得到的荣耀,死后必须一样不少,这是全体北伐军的唯一要求,相信朝廷不是傻到根子里,就不可能不答应这样的要求。

    眼看着大军就要继续北上,苏牧却没有出现在中军大帐里,他连孙金台、郭京和刘无忌等人都没有带,一个人拎了一坛子酒,往幽州城内东南角的一处墓地走去。

    虽说落叶归根,但大焱军中许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也有人即便死了也无家可归,于是便彻底留在了幽州。

    这片坟地并不是很大,但很规整,一排排的坟头被大雪堆着,像一颗颗白发的脑袋。

    苏牧走到一座坟前来,先是蹲下,而后又干脆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拍开酒坛子的封泥,朝那墓主说着。

    “老哥哥,打扰了...”

    他将劣酒撒在地上,浑浊的黄酒淡如清水,半分劲道也没有,真不是军爷该喝的酒,但苏牧能找到的也就这些了。

    并不喜欢喝酒的苏牧,将酒坛子凑到了嘴边,但想了想,终究还是轻轻放了下来。

    9style_txt;

    “酒我就不陪你喝了,一会儿还要领军北上...”

    “我知道那老头儿想看的不是幽州,而是你们,虽然素不相识,但我苏牧敬大家伙儿一坛酒...”

    苏牧想了想,再说不出什么来,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原来他对老种的认知竟然是这么的少,即便想说些什么,竟然都说不出口。

    可哪怕他跟种师道相处并不久,但自打进入北方战场的那一天起,种师道就成了最接近苏牧的那个人。

    早在雄州之时,种师道是第一个与苏牧一般,能够丢开大辽,看到女真的真正威胁之人,他以大焱土著的身份,却拥有与苏牧这个穿越者相差无几的未来格局眼光,他才是真正的智者!

    虽然在对待涿州郭药师的态度上,他与苏牧有过分歧,但最后也算是殊途同归,他最终还是看到了郭药师的价值,并让他往西北方向进攻,给了郭药师一次机会。

    再后来,在战略上,他与苏牧就再无分歧,即便没有得到应有的荣耀,承受了不公和委屈,但他仍旧为苏牧找来了李纲,就算到了最后,眼看着战端再启,他还是随军北上,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丝余热,照亮了苏牧的征途。

    面对这样的一个老人,苏牧竟然连一句像样的悼词都说不出口,有时候他真的痛恨自己这样的性子。

    他只是朝这一排排坟头,低声说了一句。

    “当他的兵,不亏...”

    他下意识地将身边那座坟头的木质墓碑上的积雪抹掉,想看一看种师道的兵,长什么样子。

    但见得墓碑上刻着:“奉日营指挥苟寒生。”

    他并不知道这个苟寒生,就是种师道一直念念不忘的老牙,那个在幽州城头喝了他的酒的老西。

    他只是觉得这名字一点都不像一个大老粗,更不像一个老西军,反而像一个读书世家的孩子。

    “读书人...哼...”苏牧想起汴京城里那些所谓读书人,再看看这苟寒生,突然觉得有些讽刺。

    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而后轻轻拍了拍酒坛子,朝那墓碑说道。

    “咱走了,老哥哥们好生歇着,待得凯旋,再来陪你们大醉一场!”

    苏牧说完,就要迈开脚步,可他转头一看,那酒坛子就这么打开着,他仿佛听到苟寒生们的嘲笑声。

    他转头看了看城外的军营,突然又转了回来,低低骂了一声:“入他娘的!”

    而后抄起酒坛子,咕噜噜一顿猛灌!

    他一直想着保持理智,一直想着清醒地审视局势,即便身处危机,仍旧想着如何改变现状。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任性了。

    他的酒量不算太差,酿酒的度数也不高,但他咕噜噜一顿快酒,也是有些浑身发热。

    当最后一滴酒入喉之后,他便将酒坛子砸向了墓地前方的一块石碑上。

    那石碑该是幽州地方为这些战死英灵而立的。

    酒坛子四分五裂,苏牧却借着酒劲,高举右手,大喊一声道:“刀来!”

    自从得了宗主之刃后,无论苏牧如何软磨硬泡,不闻和不问都冰冷得如铁如石,从不与苏牧说话,更不会将宗主之刃交给苏牧赏玩。

    而现在,苏牧一声大喝,肩头早已落满白雪的不闻不问却出现在了苏牧的身边。

    那木盒喀喀喀被拉开,那柄宗主之刃便飞向了苏牧!

    苏牧大袖一挥,将巨刃捞在手中,内力催吐,刀尖便在石碑背面刻画起来,铁画银钩伴随着火星四溅,苏牧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堪称一气呵成!

    苏牧的身影便如风雪之中的白色蝴蝶,一阵乱舞之后又戛然而止,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憋屈,但他却像借了邻家的工具,用完了赶紧归还,怕弄坏或者磨损了别人东西一样。

    宗主之刃很快就倒飞回来,当不闻不问将刀收回木盒之时,苏牧已经走出了墓园。

    两位天聋地哑一般的高僧就这么看着苏牧的背影,而后扛着刀匣,来到了石碑处。

    但见石碑的背面,刻着一首诗,字迹有些潦草,结构松散,笔锋却入石三分!

    “早岁哪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

    老刀夜雪幽州路,铁马寒风大散关。

    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壮心未与年俱老,死去犹欲杀阎官!”

    不闻和不问相视一眼,没有太多的表情,但他们跟随苏牧的脚步却更加的坚实。

    宗主之刃除了杀人,从不干别的,刀刃上沾染了历朝历代无数名士的鲜血,无论是位极人臣的王公贵族,还是纵横天下的江湖高手,唯独没有做过刻碑这种事情。

    不闻不问是清楚这一点的,可当苏牧豪饮之后,喊出刀来二字,数十年古井不波的他们,竟然被苏牧的气场所震慑,内心虽然仍旧迟疑,手脚却把持不住,终究还是将宗主之刃交给了苏牧。

    他们对诗词并不太感兴趣,他们早知道苏牧是文坛大宗师,但实在看不出这首诗的好歹。

    他们只觉得这首诗大气磅礴,波澜壮阔,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悲凉,直到他们看到最后一句,才觉得将刀交给苏牧,是正确了。

    大雪仍旧在纷纷扬扬,渐渐将苟寒生的墓碑盖了起来,或许这首刻在石碑背后的诗不被人所知,但却是苏牧写过最喜欢的一首。

    他大步走出幽州城,回到大营之中,与童贯等人见了一面,开始商议继续北上的事情。

    这一次,只要大军能够顺利抵达大定府,将大定府作为前线大本营,就能够以不变应万变,无论是东北方的女真,还是西北方的党项,或者是北方的蒙古部族发动突袭,大焱都能够及时作出应对和支援。

    许是种师道的死,让童贯也受到了影响,诸多将领一直商议到入夜,在军营里用了饭,这才纷纷退散,打算明日一早就发兵北上。

    苏牧喝了一坛子酒,肚子还在发涨,脑子也有些模糊,草草吃了些,也就回营歇息去了。

    他没有再研究这次的军事,只是呆呆地望着火盆,手里摩挲着胸前悬着的军牌。

    摇曳的火光之下,苏牧的指肚抚过军牌上的刻痕,依稀能够感受到“种师道”三个字的轮廓。

    那是种师道自己的军牌。

    他将军牌交给了苏牧,就好像临死前仍旧推着苏牧的后背那般,是希望苏牧能够继承他的遗志,让大焱不再受到军事上的压迫,要让大焱帝国真正的强硬起来,即便无法恢复汉唐雄风,也不能再丧权辱国!

    就在苏牧发着呆的时候,营房外陡然寒风吹袭,隐藏在暗处的不闻不问率先惊觉,苏牧腾地站起来,待得走出营房,才发现郭京和刘无忌不知何时也已经出现在了外面,与不闻不问一道,四个人竟然包围着一个有些瘦弱的黑衣人!

    这黑衣人虽然身形单瘦,又没兵刃在手,但她的气息极其危险,否则根本就不会一下子招来不闻不问和郭京刘无忌!

    然而苏牧却只是看了一眼,就让这四位都散去了。

    无论是不闻不问还是郭京刘无忌,对苏牧都有着足够的了解,既然苏牧让他们退去,想必已经清楚了来者的身份,而且也排除了危险性。

    当他们退去之后,苏牧才轻叹了一声,扭头走入营房,一边走一边朝那黑衣人招呼道。

    “外头冷,先进来吧。”

    那人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跟着苏牧,走进了营房。

    苏牧取下火盆上方挂着的陶罐,给那人倒了一碗热水,又取出一张大饼和一块肉干来,慢悠悠地烤了起来。

    那黑衣人便接过热水,小口小口喝着,等待苏牧烤饼和烤肉。

    两人都沉默着,过了许久,那黑衣人才一边摘下面纱,一边朝苏牧问了一句。

    “老种死了...我...我想去看看祖父...”

    本来想着责备自己的,可当听到这一句,苏牧才想起,是啊,曹顾也老了...

    他看着偷偷跟着他溜出来的巫花容,看着这个第一次好好跟自己说话的斑人蛊师,也没再给她斗嘴。

    而是将烤得差不多的大饼掰开,递给了巫花容。

    “那就跟着吧。”

    巫花容接过大饼,似乎有些烫了,将手放在耳垂凉了一下,才朝苏牧笑了笑:“嗯!”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大神你人设崩了 神级修士 网游:这个剑士有亿点猛 剑泣魔曲 武破九荒 我和邓肯同年秀 太古龙帝诀 坑爹联萌 元华伞 双衍纪 袁太子 星武耀 从仙侠世界归来 宠女肖瑶 花豹突击队 花涧无痕 痞子闯仙界 战龙无双 十方武圣 金陵春 万妖诛天当邪神 轩心谷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红龙皇帝 残阳帝国 重生之凰者无敌 圣尊之途 幻界星游 海贼之苟到大将 网游之盗版神话 巨富从摆地摊开始 官居一品 超凡大航海 GMAI人形少女 不负穿越好时光 我的二十四诸天 仙榜 星河魔帝 红色仕途 高冷霸总老想哄我结婚 重生之大俗人 山海封神传 轮回佰转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至尊神皇 花都兵王 庭院不知深 斗罗之核爆斗罗 桃李春风皆是笑话 长河惊涛 汤小米加左轮 交锋 东黎界 笑面特工天降彪悍妃 大清九福晋 狂兵龙王 止道为仙 窥天神测 彼岸:三女王复仇血恋 但闻人语响:巍巍中华 扶刀行 开局就杀了曹操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妖神记 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一品荣华:悍妃天下 盛世安景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神罗行 天神殿 嫁给死对头后我HE了 极限警戒 重回2000从芯开始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误入官场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神医圣手 万界系统 恒神传 从指环王开始 既见公主 首席萌宝废柴妈咪 新书 横推山河九万里 中土游侠传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 首辅追妻计划 阴阳少年捉鬼记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烈焰 大周仙吏 公子别闹! 废墟中的蚂蚁 满级账号在异界 网游之踏浪征途 废材修仙锦鲤多 清明上河图 纬度37度 西游魔改篇 极品小村医 都市逍遥邪医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龙鳞战尊 奇幻浪漫物语 孤城重启 你说的一方海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斗罗之金银龙神 道则书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妙手小医仙 秦时小说家 1949我来自未来 我靠科技种田兴家 从收留青梅竹马开始 血色圣歌 全属性武道 我的白富美老婆 重生之魔教教主 我在东京教剑道 木叶掌门人 神级系统之末世供应商 千金巨星:小叔叔,求宠爱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御剑问仙 狐妖之明雅恋 携手看世间繁华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异界魅影逍遥 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 窥天神测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我用一生做赌,你怎舍得我输 斗神斗天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末世之狼 花都极品主宰 凰后归来 校园狂兵 少年风水师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奇幻浪漫物语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欢乐英雄 我是足球经纪人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大秦之万古帝王 御剑问仙 朔方的风江南的雨 重生长姐种田忙 官途 摘天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明末乞丐皇帝 异界超神牧师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末日为王 飞刀战神在都市 武逆 倾熙于染 道不容天 荣耀圈小团宠 冥王的脱线娇妃 足球大亨 尸女娘子 酒剑四方 逆命志 风水师秘记 闪婚老公的秘密 传承宝鉴 吻火 全球通缉令 此心不灭:找个机器人做男 全才相师 武林大恶人 踏天 左舷 暗影绝天 情海狂徒之涅槃 云若月楚玄辰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四界柳楚传 思魂恋魄 烈焰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战争神灵 史上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第十三号球王 源化2 前浪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